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素材 > 名人传记 >

德川家康传:第四部 兵变本能寺 第二十八章 秀

时间 : 2020-08-01 22:22:23作者 : www.yireaders.com

本文标签: 兵变作文

六月初三,在德川家康从近江去伊贺路,跋涉在崇山峻岭之中时,羽柴筑前守秀吉正带领蜂须贺彦右卫门、黑田官兵卫,在巡视备中高松城的包围圈。从早晨起就一直下的暴雨终于停了,可地面仍然又湿又滑,马时常趔趄两下,跟在后面的石田佐吉和一柳市助等侍卫不时偷偷发笑。

蜂须贺彦右卫门是骑马的老手,而跛子黑田官兵卫则不同,马蹄一滑,他的身子就晃来晃去的,似乎要从马上掉下来。虽然对他十分同情,可是一看他那滑稽的样子,年轻的侍卫还是禁不住发笑。

“不要笑了。如果被大人听到,那可不得了。”可是,带领旗本等三十多骑人马走在前头的秀吉似乎没有听到,正和官兵卫、彦右卫门谈得热火朝天。

“哎呀,外强中干的家伙,我真是服了他。”秀吉皱着眉头对官兵卫道,“你看,就连八大龙王都来帮助秀吉了,下了这么大的雨。我看浸泡的地方起码得超过二百町了。而且右府大人马上就要赶来,如果是你,你会怎样?”

“话虽如此,如果是我,也不一定会妥协。”

“说的是。可是,官兵卫,割让备中、备后、美作、因幡、伯耆五国,就想让我解高松城之围,毛利也太小瞧人了。割让五国,听来似乎是大便宜,可是,除了备后以外,其他的都不是毛利之地。明天在安国寺见到惠琼,如果和议不成,我就一举踏平安国寺。”

官兵卫呵呵地笑了。“无论如何,也得让他们交出据守高松城的城主清水长左卫门宗治等人。”

“对。若是他再跟我绕来绕去,城里的五千军兵就要继续挨饿,可也没有人会屈服,我们还是强力出击。你善于谈判,可安国寺的人也很会周旋。我认为这不会是毛利的最后一招。”

这次,右边的蜂须贺彦右卫门笑了。“他们定也在这么说。”

“说什么?”

“羽柴筑前守倒是个善于周旋的武将啊。”

“哈哈哈……他们定也没料到我会如此耐心地坐下来,实行水攻。”

“这可真是正中大人下怀。大人快看,二百町的大水池中,平安无事地站在那里的,只剩下通向城里的道路两旁的树木了,居民的房顶全都漂在了水面,就连小点的树林都变得像水草一样渺小。”

“因此,我才让他赶紧妥协。碰到我,他们就只有倒霉。你说,毛利那边怎么就没有看出这一点的狗头军师呢?”

“可是……”官兵卫的马又滑了一下,差点摔下来,“他们也有打算啊。”

“什么打算?还痴心妄想胜过我的运气不成?”

“大人的上面还有一个人呢。说不定他们还想,等那个人来了,也许谈判就容易多了。”

“你说右府大人?”

“是啊,和右府大人交涉,再让步,不就让可憎的筑前守颜面尽失了吗?”说着,官兵卫望着天空的积雨云,不怀好意地笑了。

“你可真是刀子嘴。”秀吉故意很夸张地绷着脸,瞪着官兵卫,“他们要是真那么想,那我还非斗到底不可。即使右府大人来了,我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可是……”官兵卫也毫不让步,“在右府到来之前结束战争,才是大功一件啊。”

“你是说,要我在安国寺让一步,对吧?”

“不是让一步。可是,总得让人看见希望,这样谈判才能继续啊……这才是进退的秘诀。”

“哈哈,这主意不错,说得有道理。不愧是黑田官兵卫啊,智慧过人,言之有理……”

“大人真会说笑,在下都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可是,说句实在话,此时的秀吉,头脑和眼光完全不在官兵卫之上。这次战役耗费的时日也确实太多。虽然阻塞了足守川和高野川两条河,把清水宗治据守的高 松城变成了一个大湖,切断了其与外界的一切联络。可是,高野山对面的日差山上,毛利的吉川和小早川的两支军队,约三万人已经前来救援了。正如黑田官兵卫所 说,如果等到信长到来,以后的问题就棘手了。虽说如此,如严厉拒绝毛利方面提出的条件,把城里的士兵活活地困死,却又有点小器。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总会剑走偏锋的秀吉正在冥思苦想,突然发现石井上的上坡处、本阵的第一道辕门边有个人影。

这道辕门由山内猪右卫门一丰把守。可是,猪右卫门的士兵好像丝毫未觉。只见这人健步如飞地从大路上走过来,一靠近辕门,立刻变得像个病人,脚步蹒跚。秀吉想,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大人,在看什么呢?”

“嘘。”秀吉转过身来,阻住石田佐吉,“哦呵,是个盲人。还拄着拐杖,可是刚才确是扛着拐棍在跑啊。给我抓起来!”凭着年轻时候的丰富阅历,他看出那是一个细作。

这却是一个多么愚蠢的人啊。既然假装盲人,就该时刻都闭着眼睛走路,如看见四处没人就睁开眼跑起来,不是很容易露馅吗?

蜂须贺彦右卫门催马上前,喊了一声“站住”只见那个戴着斗笠的人吓得一哆嗦,靠着辕门站在了那里。

“摘下斗笠来!”

“是……是。小人眼睛不好使,不知哪里冒犯大人了?”说着,该人摘下斗笠,果然,全身上下一点破绽也看不出,就那么闭着眼睛,低着头。

秀吉大声地笑了。“果然是个瞎子。带到我的大营里去。”从这里穿过浅野弥兵卫把守的第二道门,就到了石井山,山上有一座持宝院,秀吉的大营就设在那里。

“树木已经吸足了雨水,看上去格外滋润。”

“是啊,往后天气可就热起来了。”

“官兵卫对安国寺可说了如指掌,那么,叫惠琼的那和尚,确实得到了小早川和吉川的信赖,并给他们出谋划策了吗?”

“是,请大人相信官兵卫。”

“这么说,他还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本以为他只是个住持。”

官兵卫苦笑了一下。“毛利元就在世时,访问过安艺的安国寺,那时就已经看出,他不是一般的小和尚。现在,他成了您今天所看到的高人。还不止一次地夸赞过您呢。”

“什么,夸赞我……对这个和尚可不能大意,随便夸奖别人的家伙,决不安好心。”

“是,这一点确和大人很相似。”

“哈哈哈,是吗?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得改变一下谈判方式了。”

由于秀吉笑得太唐突,声音也大,惊得头顶上的蝉鸣戛然而止,连守卫第二道辕门的浅野家的士兵都吓了一跳。

“好,敌人的援军也要到了,主公先头部队的堀大人也快来了。在此之前,还请你再会一会惠琼。”说着,秀吉钻进持宝院的山门,下了马,“好了,大家都歇息吧。与右卫门,把那个瞎子带到后院。”

“遵命。快走,你这个混账。”三十二岁的高虎也以为对方是个细作,“到现在还闭着眼,还在装,死到临头的家伙。”

解开绳子之后,高虎从后面用力一推,那人却仍然没有睁开眼睛,还在啷嘟囔囔:“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请告诉我,你们在怀疑什么……”

斜阳的余晖洒到持宝院客殿后面的院子里,金灿灿的。

秀吉坐在侍卫摆放在枫树荫下的座上,等待着瞎子。“哦,带来了啊,这个倒霉的密探。”

“我……我不是密探。”

“恶人是不会说自己是恶人的。密探有时也会平安无事。大体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不值得白白送命。你带的什么东西,快给我交出来!”已经四十七岁的秀 吉,话语柔中带刚,“如你乖乖交出来,定不会杀你。就凭你一封密信,战争也不会完全改变。与右卫门,裔函在他怀里,给我掏出来!”

听秀吉这么一说,这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藤堂与右卫门早就料到对方会反抗,“你给我放老实点!”高虎用绳子狠狠地抽了一下此人的右脸,把手伸到他怀里。果如秀吉所说,从那人贴身的兜里摸出一封信来。

秀吉展开密信,回过头来。“幽古,到这儿来,给我念念。”说着,他显出一付好像已读懂几分的样子,“算了,这个我也能懂,不用念了。”他旋又摆了摆 手,盯着那个假盲人,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厮,这种骗小孩的把戏,还想来蒙我。傻瓜!”说着,他把那封信在手里一揉,装到了怀里,“我早就觉得 你有问题。故意做出些可疑的举动,让我抓住,就是你的任务?”

可是,那人此时已经垂头丧气,变得出奇地老实。

密信是惟任日向守光秀写给毛利辉元及其叔父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两家的,是一个通告,大意说他已在本能寺除掉了信长,在二条城除掉了信忠。

光秀除掉了信长父子?秀吉立觉后背上冷飕飕的,仿佛一把利刃已经架到了脖子上,可是转念一想,不免可笑。

不管怎么说,被抓的密使态度也太随便了——假瞎子故意跑到敌人的阵营附近,慢慢地走动。如果他急匆匆的话,倒是让人怀疑他是密使。他一定是故意被抓住,让秀吉动摇,赶紧和毛利议和。不管怎么说,城里的五千军兵都快饿死了。

秀吉看出那人的恐惧,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你为何不说话,难道不想活命吗?”

“想活命……不,不想。”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让你活命,我就有这么个毛病。与右卫门,把这人带到山下去,给我放了。还让他装瞎子,让他走。如果不方便,就让他睁着眼睛,爱到哪里就到哪里。”

“是,起来!”高虎牵着绳子的一端,把假瞎子拽了起来。秀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到那个人在连接正殿和客殿的走廊对面消失。

“佐吉!”突然,秀吉大声把石田佐吉喊了过来,“方才的这个假瞎子,是个有名的武上。你去跟高虎说,虽是胜了,但,杀!”

“啊?胜了,杀……大人的意思是……”

“对。仗打胜了,人往往会麻痹大意,连我也不例外。我决不会出于找乐子而放走密使,事后才后悔。那人也早已不想活了。你去传令,把他杀了。”

“是。”

佐吉跑了出去。

“蠢货!”秀吉自言自语。当那名假瞎子远去之时,他突然不安起来。

他站起来,走向书房,对跟在身后的谋士大村幽古道,“居然有如此荒唐的事……给我来杯茶。”虽然周围还有亮光,可是树影已经看不见了。坐在风炉前的幽 古,手中的茶刷子发出轻微的响声。信长和光秀的性格差异,秀吉心里十分清楚。信长总是凭着敏锐的直觉先下结论;光秀则黏黏糊糊,爱钻牛角尖。正因如此,二 人在着眼同一样东西,探讨同一个问题时,不免常常顶撞。可是,这只是些性格冲突,光秀不至于愚蠢到谋反的地步吧?

现在,若光秀灭信长,那么,他必须证明自己拥有能取代信长治理天下的能力……这终究还是谎言!秀吉突然觉得,把区区一个假装瞎子的细作给杀了,未免太小心眼了。

“茶来了。”

“啊,多谢。”

秀吉按照茶道的礼节恭敬地接过幽古递来的茶碗,感觉心头蓦地宁静了,整个人都溶入了茶水。他故意吱吱地啜饮而尽。“你去告诉蜂须贺彦右卫门和黑田官兵卫,说今晚一起用饭。也不知他们二人回到营阵没有。”秀吉把茶碗还给幽古,回头看了侍卫一眼。

大谷平马心领神会,马上走到跟前。秀吉望着院子里的沉沉夜色,呆呆地出神。树上的蝉已经停止了鸣叫,渐渐暗下来的树冠里吹来阵阵凉风。对于戎马生涯的伤感突然掠过心头。

身为播州姬路城五十六万石的太守,在织田家的谱代大名中,秀吉仅次于柴田修理亮胜家,担任中国探题的要职。他没有亲生儿子,便把主公信长的第四个儿子 于次丸过继过来。现在于次丸已经更名为羽柴秀胜,在近江的长滨,代秀吉掌管着八万石的领地。因此,秀吉也算是亲藩,家业加起来超过了六十四万石,是名副其 实的达官显宦。可是,秀吉把家人全都留在了长滨,每天过着戎马倥偬的生活。

本文地址 : http://www.yireaders.com/sucai/mingren/80724.html

全站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