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素材 > 名人传记 >

我把青春献给你:葛爷 第二节

时间 : 2020-06-29 05:28:04作者 : www.yireaders.com

本文标签: 青春作文

《大撒把》获金鸡奖最佳主角男奖。

《天生胆小》

《过年》获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甲方乙方》获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

《不见不散》获大学生电一影 节最受大学生欢迎的男演员奖。

《没完没了》

《大腕》获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

艺术片有:

《活着》获坎城最佳演员奖。

《秦颂》

《霸王别姬》

《蝴蝶的微笑》

通过这一比较,不难看出,如果按照葛爷的想法只在国内为人民服务的话,他应该走哪条路已经一目了然。

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葛爷深沉了,或者说艺术了,走进象牙塔了。可想而知观众还买他的账吗?而以葛爷的这种性格在象牙塔里住得惯吗?这话我不好意思当面对葛爷说,怕他误会我是为了拉他拍贺岁片居心叵测。

最近还有一位糊涂爷,高高在上多年,忽然动了为人民服务的念头。正好和葛爷的想法形成鲜明对照。此人乃是大名鼎鼎的陈凯歌。

凯爷最适合呆的地方就是象牙塔,每个民族,都会有这么两三位爷,国家再穷也得养着。任务单纯,只有一项。要拍就得拍对本民族极具认识价值的史诗。根本就用不着考虑娱乐性,越深刻越有认识价值。观众也是研究民族心灵史的少数学者群体,其他人爱看不看,反正也没打算从你们兜里把钱收回来。这样的一位爷,你劝他平易近人就等于是害了他。凯爷听我一句劝,象牙塔出不得,就得让他们想见见不着,不但不能收光圈,还得开光圈,越眩目越好。走出象牙塔,让他们看清楚了,神秘感没了不说,跟他们比生活自理能力您还真不见得是他们的个,您的本事不在这,就像总理大臣未必能管好一个饭馆一样。要我说,凯爷的这一出《和你在一起》,得不偿失,无论你拿多少奖,唯一的获益者就是张艺谋老师,有《和你在一起》在前开路,更衬托出了张老师的《英雄》气度不凡。

我无意指点一江一 山,自己也是一屁一股屎还没擦干净的糊涂蛋。说凯爷的意思是说葛爷,也是想自己。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光环。是哪个林子里的鸟就踏踏实实地在哪块林子里栖着,飞出去玩一圈,临了还得落回来。

与凯葛二位爷共勉。

摘选电一影 《没完没了》片断,感受一下,如果有一天葛爷深沉了,或者说艺术了,走进象牙塔了,在象牙塔里住得惯吗?观众还买他的账吗?

香山山巅葛六亿和刘小芸坐在山顶的一座已经颓败了的废墟的石阶上,眺望着远处的城市。

葛六亿:“我已经好多年没上山顶了,北京的变化真大,哪哪都变了,人也变了,只不过天天混在里面不觉得,我还清楚的记得上学的时候,一帮同学站在这儿找自己家的楼,找天一安一门 ,找民族宫,军事博物馆,找我们的学校,现在全淹在里面了,找不着了,连同学都找不着了,都忙着挣命去了。越活越没意思了。”

刘小芸:“大伟也是,过去的歌过去的事说起过去就特别激动,眼神都不一样了,这一点你们俩有点像。”

葛六亿:“我们这岁数的这拔人都这操性,甭管现在变得多不是东西,一提过去的人和事心里都还敬着。”

刘小芸:“我当初喜欢大伟,就是因为他对人满真诚的,尤其是对过去的朋友特别义气,他这次的作法真是让我吃惊。”

葛六亿:“他可能欺负我老实,我刚才没跟你说,欺软怕硬也是我们这拔人的一大特点。”

刘小芸问:“你觉得你老实吗?”

葛六亿:“所以说他看错了我了。我属于蔫坏的那种人,就是你们说的小人。

回头你告诉大伟,惹谁都别惹小人。“

刘小芸:“他给了你钱,我也该回去了,谢谢你这两天对我的照顾。”

葛六亿:“别忘了给我跟警察作个证,你可别也是个小人。长得有点模样的女的,都有点让人不放心。”

刘小芸反问:“我好看吗?”

葛六亿端详着说:“乍一看不怎么样,仔细一看还不如乍一看呢。”

刘小芸笑了,她推了葛六亿一把:“你好讨厌啊。”

阮大伟和几个朋友分乘两排上行的缆车上。

阮大伟回过头对跟在后面缆车上的人说:“呆会逮着他了,先给他抽成一胖子,(指着脚下树林间山泉冲出的河道说)然后等缆车下来的时候就从这给他扔下去。”

后面的人问:“不剁他了?那你刀不是白带了。”

阮大伟:“不剁了,改摔他了。”眼睛俯看着脚下掠过的地形说:“这不行,太矮了,得找一高点的地儿扔。”

后面的人又问:“摔死怎么办呀?”

旁边的人:“你还认真了,让他过过嘴瘾吧。”

阮大伟指下面的一道深沟喊:“就这儿就这儿,就从这往下扔。”忽然他愣了,指着下面的手僵直地停在空中。

顺着阮大伟的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葛六亿站在一块巨石上,向着空中的阮大伟挥于:“伟哥,我可是守信用的。咱俩这算见着面了吧?小芸在上面等着你呢,你把钱从这给我扔下来。别琢磨了,你也没胆跳下来,还钱吧。”

阮大伟无奈又恶狠狠地说:“行,你真是够高的,我给钱。”说着拉开提包的拉链,把一提包裁成一人 民币大小的纸钱撒向葛六亿,嘴里说:“纸钱,留着自己烧去吧。我就防着你这手呢。”

纸片在葛六亿的头顶飞舞,像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山谷里。

本文地址 : http://www.yireaders.com/sucai/mingren/64511.html

全站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