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素材 > 名人传记 >

德川家康传:第八部 枭雄归尘 第二十七章 三成

时间 : 2020-06-28 23:23:01作者 : www.yireaders.com

本文标签: 枭雄作文构祸作文

阿袖自从被石田三成带到大坂,常常难以成眠。石田府邸在大坂城正门左手,扼淀川而建,抬眼便是雄伟的天守阁,船橹之声不绝于耳。此处不愧是太阁居城,其繁华,博多根本无法比拟。尽管如此,阿袖却无动于衷,在她眼中,这一切与她全然无关。

初时,阿袖还以为三成乃是寂寞难耐,眷恋自己的美貌,才把她带来。对三成这样的人,此举不难理解,正如眷恋母亲乳汁的婴儿,与自己信任的女人亲近,的确可以打开心结……在到达大坂之前,阿袖一直怀有这种想法,她甚至觉得,自己正逐渐成为三成难以割舍的女人。

可是,等到了大坂,三成却完全换了一个人,张口闭口“为了幼主”,常常乘船顺淀川而下。阿袖最近才得知,前田府和淀屋的宅子都在淀川边上。近来,三成一去前田府便常常夜不归宿。阿袖心中疑惑,便询问伺候自己的下人氏家作兵卫,谁知作兵卫笑答道:“大纳言病了。大人是去照看大纳言。”

尽管如此,阿袖还是觉得异常。她虽也听说过前田大纳言乃是已故太阁托孤重臣,可更重要的还应是秀赖公子啊。秀赖公子就在城中,三成难得拜访,反而老往前田府里跑。秀赖虽还有片桐且元和小出秀政二辅臣,可阿袖总觉不妥。而且,三成回来之后,常常一言不发,脸上也不见一丝笑客。

家里总是显得空荡荡的,即使偶尔同床共枕,三成似也忘记了阿袖在旁,独自苦恼着。阿袖因此更是情绪低落,常常夜不能寐。

最近一两日,周围吵吵嚷嚷起来。不知是哪里来的一些粗鲁武人,守在府邸周围。

这日早晨亦不例外,三成刚洗了一把脸,便准备立刻外出。昨夜似也没睡好,他的眼睑还略微有些红肿。侍童递过面巾来,他也忘了接,看起来甚是异常。阿袖忍无可忍道:“大人,奴婢有几句话要说。”

三成回过头,表情十分可怕,待看到阿袖熠熠生光的双眸,方才轻轻叹了口气,正过身来,“你有何事?”

“奴婢很担心。”阿袖语气坚定,“最近大人身子愈加单薄了。长此以往,必会病倒。尽管您自己顾不上,可您身边的人却担心不已啊。”

三成吃惊地睁大眼,露出一丝苦笑,叹了口气,“你误会了。”

“这么说,大人既没生病,也不觉疲劳?”

“你长于烟花巷,怎能明我心?我把你带到大坂来,只是不想把你放在宗室和宗湛身边。劝你不要误以为我垂涎你的美色,多管闲事。”

阿袖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轻轻笑道:“呵呵,大人不必再装了。一味争强好胜,把别人往坏处去想,正直之人就会把大人看作口是心非、不得不防的小人。”一口气驳完,阿袖暗想,这大概就是他孤独的真正原因吧。“昨晚,大人还说了梦话,难道自己不知吗?”

“梦话?”

“是。在梦里,大人拼命求助,好像在被人追赶。”

阿袖的话深深触动了三成。一瞬间,他的嘴唇变得异常苍白。

“阿袖虽不能完全明白大人内心,但知大人定是身心俱疲。照此下去,铁人亦会生锈……”阿袖慢慢蹭到三成膝前,“大人,求求您,求您抱一抱我这弱女子吧。奴婢若有错,死不足惜,但您若一直这般下去,怎么得了啊?”

三成无言。看得出来,戒心和狼狈变织于一处,让他不能平静。阿袖也沉默不语。她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诘问下去,只会招来危险。男人被人识破弱点,往往会失去理智,愤怒反击。

气氛依然沉闷,或许三成是从阿袖的话中受到了启发,正在仔细思量心事。

突然,三成低低笑了起来,听起来似在自嘲。他把手搭在阿袖肩上,道:“看来,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不。陪伴在大人身边这些日子,阿袖一直认为大人是可悲之人。这是阿袖的真心话……”

三成又低笑了一声,“哦,我真是个可悲的人?”

“是。世上并非事事都能如人所愿,这并非人的过错。”

“你是说,众人都在自食恶果?”

“不,阿袖的意思,是人不该性急。一旦急躁起来,常会怨天尤人,将自己置于最可怕的地狱。”阿袖带着几分娇媚。她深知,寻常男子都会为她的娇媚所迷,软下心来。

不料三成却轻轻推开她,“阿袖,你是个能看穿男人内心的女人啊。”

“大人何出此言?”

“莫要慌。若不是你身负重任……”

“重任?”

“三成并非不想讲,也想找个人倾诉苦闷,可是你知吗,阿袖,我若是对谁和盘托出,就必须杀掉此人。你不要多问了。”

但阿袖却淡然道:“可即使大人什么也不告诉阿袖,阿袖也不能活着走出这里。”

“认为我不会让你活着出去?”

“是。想必大人十分清楚,奴婢是受宗湛之托,来到大人身边的。”

“唔。”

“宗湛和宗室要我打探一事,那便是,大人究竟要和内府握手言和,还是决一死战。”阿袖不动声色,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并且,阿袖已打探清楚,大人决不会和内府言和,战事必定会爆发……因此,阿袖还能走出这里?”

三成目龇欲裂,瞪着阿袖:自己的内心,为何竟被这个女子看得如此清楚?他根本没有和家康妥协的打算,太阁尚在世时,他就已下此决心。因此,回京之后,他已两次策划除掉家康,可都事与愿违。

一次是在秀赖搬到大坂、家康回程之时,三成本想在途中偷袭,可不知家康是否对此早有所察,出城之后,哪里也没去,单是拍马急行。他恐早就计算好了,沿河一带都是三成的势力范围,才用了金蝉脱壳之计。

第二次,便是十九日,以四大老和五奉行名义,遣承兑和生驹亲正申斥家康。照三成的设想,若派人前去申斥,家康定会亲自到大坂,为自己开脱,那便是天赐良机。没想到,家康巧妙地搪塞了过去,不但没有来大坂,反而将了三成一军。

从那之后,三成就夜不能寐了。

正如阿袖所言,三成当然不会单独和家康开战,他深知自己没有那样的实力。因此,他才不断寻觅良机,企图暗中除去家康。只要除掉了家康,他就可以在秀赖和利家的庇护下,借丰臣氏号令天下。但他苦心制造的机会都失去了,只好用最后一招——先煽动利家,然后纠集天下大名,一起剪除家康。但他未想到,承兑和生驹亲正回来后,利家的想法逐渐改变了。若再派人去申斥其他与此事相关之人,别人会如何答复,实在难料。而且,细川忠兴也意外地热心起来,反复游说利家,把利家的斗志渐渐瓦解了。

若与利家反目,三成将以何立足?只有背靠利家这棵大树,他才能成为丰臣氏的顶梁柱;而一旦离开利家的庇护,他就和加藤、福岛等人并无不同,只是一个远离权柄的大名。仅凭江州佐和山二十五万石,他怎能与年赋近三百万石的家康抗衡?这些苦闷搅得三成寝食难安,终让阿袖看了出来。

“你已作好死在此处的打算?”三成额上渗出一层细汗,呻吟道,“既如此,我无话可说。希望这些话到此为止,你休要再提!”

阿袖忽然满脸堆笑,摇了摇头,“不,正因奴婢已想透了,才提出来。大人现在身处险境啊。”

“你怎会知道?”

“呵呵,大概是阿袖的一生比大人更不幸的缘故。人都有时来运转之时,也有倒霉透顶之日。时来运转时,运气挡也挡不住;而命运不济时,愈挣扎愈会陷入无法自拔的泥潭。”阿袖大笑道,“大人此前太幸运了,可谓一帆风顺,甚至让人妒嫉。”

“你在胡说什么?”

“奴婢没胡说。人一生,总会有灾祸降临之时。大人,阿袖并非为了活命才这样说。总之,阿袖奉劝大人:最近一两年内,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三成忽将阿袖拥入怀中。阿袖的话说到了他心坎上。只听她又道:“灾祸当头时,人就该谨慎小心,蛰伏起来,否则便会危及性命。所谓十年劳作两年休,这两年乃是最为关键的休养生息之时。这是在柳町时,大明国五星道人教给奴婢的。”

“五星道人?”

阿袖在三成怀里轻轻点点头,“命理学说,十年之后,无论多么好命之人,也定会有两年霉运降临。如果在这两年里有所活动,恐会遗恨终生。”

“晤。”

“道人还说,明智大人已占卜到了灾星,可他还是恣意妄为,结果只坐了三天天下……太阁大人也是在不当的时候,开始了征朝战。故,他们才会含恨离世。”

听到这里,三成不禁战栗起来。他也听说,战场上有占卜师,甚至还听说,光秀便精于此道。正因如此,听到阿袖刚才的一番话,他心里仿佛被刺进了一把利刃,强笑道:“哈哈哈。这就是你给我的忠告?”

“是。太阁去世那日,对大人而言就是一生中大运到头之时。从那时起,往后数两年,即来年八月之前,大人切切不可轻举妄动。无论如何,您千万要沉住气。您不妨看看内府。”

三成心里狼狈至极。当然,这绝非因为他听信了阿袖的话。蛰伏到来年八月,以静观局势变化,他也不是没有想过。

“大人运道不济时,对于内府来说,不定正好是旺年;明智最倒霉的日子,对于年轻时的太阁来说,却是最幸运之时……”

“休要说了,够了!”三成猛地推开阿袖,“你说得太晚了!”

“晚了?”

“为时已晚。内府已把人马都调集到伏见。我接到报告,内府家臣神原康政,已经带兵进发到近江濑田大桥,我从东面上来的人一概被禁止通行。不仅如此,为了养活这些大军,他们甚至已开始在京畿大肆征购、囤积军粮……”

“军队?”

“是。因此,不管前田大纳言态度如何,他也不得不进攻伏见。哈哈哈,不要担心,一旦开战,那些曾经受恩于太阁的人,就会争先恐后加入我的阵营。”

一瞬间,阿袖呆住了。事情居然己发展到这种地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命数掌握在自己手中。”三成拍胸道。

阿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跪伏在地。“请大人见谅,阿袖居然不知死活,拼命阻止大人。请大人即刻出城。如果觉得阿袖累赘,随时可以……”阿袖仿佛视死如归,但她说这话时,脸上浮出丝丝妩媚。

三成点点头,立起身,“今晚我或许不回来了。”

出了门,三成愈加愤怒。阿袖的话,他岂会听从?无论多么自信的人,一生中都会有幸运和倒霉之时,对于三成来说,眼下正是他最不顺之时……如此解说,他的信心势必动摇。

自从去岁八月太阁归天,三成就无一事顺心过。在去博多之前,他还信心十足。但从听到清正和行长的争斗始,他的自信便崩溃了。何止清正,就连浅野幸长、黑田长政等人,也敢对他露骨地表现出反感,这实出他意料。福岛、细川、池田、加藤等人也忘了彼此间的多年交情,渐渐离他而去。在这样的情势之下,只剩下前田利家还多少给他一些面子。为了不让前田对他撒手不管,三成拼尽力气,去拜访利家时极尽卑躬屈膝,令人不忍目睹。

就在最艰苦之时,阿袖竟不顾身家性命,冷冷地一语道破天机,听来甚是令人心寒。的确,人一生总会有幸与不幸,亦如四季的变迁,但三成现在面临的,却正是严冬。若在严冬蛰伏起来,待来年万物复苏时再播种,结果会如何呢?

三成频频拜谒前田,目的不外乎有二:其一,为了阻止前田和武将们接近。一旦失去利家的支持,三成就根本无立锥之地。更有甚者,三成待在自己府里,随时有性命之忧。武将们正力图离间三成和利家。在他们眼中,三成现在无非是在撺掇利家,欲掌握丰臣氏的权柄。阿袖居然要他静观局势变化,蛰伏至明年八月。在他蛰伏期间,家康定会把诸大名统统笼络至身边……

三成心事重重,乘船进了前田府后的水门。当他踏上卸货用的石子路时,才正了正衣领,长长舒了口气。表面上,他来此是欲探望利家,他还打算以照顾利家的名义,继续住在这里。

本文地址 : http://www.yireaders.com/sucai/mingren/64331.html

全站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