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素材 > 名人传记 >

孝庄皇后传:第08章 沾血的荷包

时间 : 2020-05-21 06:41:25作者 : www.yireaders.com

本文标签: 孝庄作文皇后作文荷包作文

深夜,慈宁宫里夜深人静,漆黑一片。

大玉儿突然被噩梦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正恍惚间,听见苏茉尔持灯在蚊帐外叫道:格格,巴海送来的,六百里加急军报!

大玉儿连忙掀帐坐起,接过军报,颤抖着手拆开,一看便傻住了。苏茉尔着急地问:究竟什么事?格格!

大玉儿恍惚地愣了半晌,奏报从她手中落下,苏茉尔捡起一看,大惊失色,眼泪扑簌簌掉落下来,忍不住腿一软,跪下痛哭起来:十四爷!十四爷!

大玉儿仍然发着愣,面无表情。

翌日,慈宁宫里一片肃静。

苏茉尔缓缓将染着多尔衮鲜血的荷包递向大玉儿,大玉儿颤着手接过来,非常仔细地抚摸着荷包,心里空荡荡的,神情恍恍惚惚。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将荷包递向苏茉尔,缓缓地、轻声地道:把它放回多尔衮手里,随他一块儿去吧!这辈子,我能给他的,也只有这个了……

苏茉尔接过荷包,转过身去,用帕子捂着口,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大玉儿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好半晌,方睁开眼,眼神空洞无物。

故宫养心殿里,洪承畴与范文程给顺治行礼,顺治连忙扶起他们,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洪承畴沉声道:皇上,须防隔墙有耳。

顺治点点头:放心!外头小唐带人守着,不会让任何人接近!师傅,我……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洪承畴微微一笑:臣明白皇上的心境。皇上就要摆脱摄政王的一陰一影,可以亲裁大政了,难免兴奋快意。不过,请皇上尽量克制,出以镇静,情绪不要显现于外,这就是学做皇上的第一课。

顺治忙问:为什么呢?

洪承畴分析道:一来,摄政王势力犹在;二来,也要顾虑圣母皇太后的感受。

顺治闻言,颇为不悦,他冷笑一声道:圣母皇太后的感受?哼,自然是哀痛逾恒了!

范文程严肃地禀告道:皇上,有句逆耳忠言,臣不得不说。

顺治一愣,忙道:范先生,您是三朝元老,如果我有什么不对,请先生直言教诲。

范文程劝谏道:臣不敢。只是,皇太后的苦衷,请皇上多体谅。

顺治不满地:我倒不明白,皇额娘到底有什么苦衷!

范文程感叹道:听说皇太后与摄政王是自小的情分,种种一陰一错一陽一差,才使得有情人不得成为眷属。皇上年轻,可能还不太明白这种心境。从前的摄政王,你没看见。那真是雄姿英发的少年将军!这件事不少人知道,也都谅解。皇上……

顺治不悦地打断道:从前的事我不管!可是她要嫁给他!她要我被天下人耻笑!我永远忘不了!

洪承畴真诚地劝道:请皇上相信,皇太后的决定,都是为了大清、为了皇上。

顺治嘲讽地问:就不会是为了私情?

范文程正色答道:如果皇太后把私情搁第一,摄政王不会至死都做不成皇帝。

洪承畴神色沉重地:朝中风波险恶,要稳渡政潮,得费尽多少心思,考虑多少顾忌,恕臣说一句大胆的话,皇上年轻,不一定能理解。

范文程眼睛微微湿润地:所以说,皇太后……她真不是平凡女子啊!她要面对的难题,她要忍受的煎熬,她要克制的情绪,都不是常人所能想象,而她总是能够做出最有益于大局的决定。皇上有这样的母亲,应该觉得骄傲;大清有这样的国母,更是万幸!真的,确是万幸!顺治沉吟不语,神情渐渐平和下来。

大玉儿一步步向佛堂走去,神情冷静得异乎寻常,顺治不安地在旁边窥视着她,苏茉尔及宫女跟在几步之外。

顺治低声劝道:皇额娘保重,千万宽心……

大玉儿冷冷地打断道:我明白。

顺治又道:朝中应理之事,多如乱麻,皇额娘……

大玉儿冷漠地:多听长辈和大臣们的意见,稳着些就行了。

顺治想了想,轻声说道:那么,,我陪皇额娘……

大玉儿又一次神色冷淡地打断道:不用了,你去吧!

大玉儿正好来到佛堂外,径自走进佛堂,苏茉尔想随后进去,大玉儿却关上门。她缓缓转过身来,背靠着门,看着佛堂,一陽一光一束一束从窗框中照进来,尘埃在光束中飞舞。

大玉儿眼眶中涌上泪水,泪眼迷蒙中,仿佛看见多尔衮在前方凝视着她,像从前一样沉着潇洒,且多了一抹平静的神情。

他手里拿着那荷包,微笑道:玉儿!这荷包……藏着你的心,沾着我的血。这世上对我来说惟一珍贵的东西!

多尔衮将荷包揣进怀里,双臂张开,热切地凝视着她:玉儿!我们的意志力,要和我们的爱,一样坚强!

大玉儿热泪汹涌,跌跌撞撞地奔向多尔衮哭喊道:多尔衮……

昏乱的大玉儿,正将要投进他那温暖的怀抱,却惊觉扑了个空,竟跌倒在冰冷的砖地上。

大玉儿哭得掏心挖肺,她瘫软在地上,看着无人的佛堂,喃喃地道:多尔衮,这一生,我负你……太多太多……

大玉儿泣不成声,偌大的佛堂,只有她孤独寂寞的身影。

养心殿里,小唐打起帘子,何洛会率数名大学士鱼贯而入,顺治中间端坐,洪承畴伫立一旁。何洛会打起一精一神,率大学士们行礼。

顺治脸色一陰一沉地问:你们约齐了一块儿来见朕。有事吗?

何洛会禀报道:臣等商议,都认为应该追尊皇父摄政王为皇帝。

顺治脸色微变,惊讶地问:追尊为皇帝?

何洛会冷冷地:回皇上的话,这是大家的意思。

顺治微微冷笑:“大家”是谁?

何洛会瞥众大学士一眼,大声道:内三院大学士,都在这里。

顺治忍住怒火问道:想来……你们连庙号跟尊谥都拟好了?

何洛会毫无惧色地大声道:是的。“成宗义皇帝”!定天下为“成”,让天下为“义”;“成宗义皇帝”,皇父摄政王当之无愧。

顺治正要发怒,忽见洪承畴朝他使眼色,便按捺性子,勉强道:拟得很妥当。不过,我得先回明圣母皇太后再说。你们跪安吧!

何洛会施礼道:遵旨。臣等告退。

小唐打起帘子,何洛会率大学士倒退几步转身离去。

顺治着急地:师傅!这些人一向依附摄政王,连摄政王死了他们都还不悔改,为什么不让我痛斥他们?

洪承畴劝道:摄政王势力犹在,皇上的痛斥,恐怕会引起他们的猜忌。臣请皇上以大局为重。

顺治惊讶地问:你是说,如果不照他们的意思办,就会出乱子?

洪承畴低声道:事有经权,贵乎知机。国玺御宝都贮存在摄政王府,倘若他们索性径自颁发诏书,皇上就失机了。

顺治勃然变色:那不是矫诏吗?谁敢!

洪承畴慎重地劝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暂时忍一忍吧!皇上就要亲裁大政了,这才实际啊!那些个虚文名义,似乎不必太认真了。

顺治犹豫着,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

中午时分,顺治来到慈宁宫请安,向大玉儿问策。

大玉儿缓缓用杯盖撇去茶碗上的浮沫,平静地问道:洪承畴还说了什么?

顺治答道:他说,这件事儿应该及时了断。拖延不决,会惹出许多流言,对政局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大玉儿反问道:那么,你的意思呢?

顺治迟疑地:儿子看皇额娘的意思。

大玉儿喝了口茶,沉吟着,半晌道:洪承畴说得不错,你就要亲裁大政了。这件事儿,就是你头一回遇到的大政,你亲裁吧!

顺治深吸一口气,感到压力很大。回到养心殿后,他走来走去,神色一陰一晴不定,最后看着桌上的奏折,咬牙道:十四叔,你老说这皇帝是你让给我的,也罢!我就还你一个!

慈宁宫里,苏茉尔在伺候大玉儿梳妆。

大玉儿苦笑:成宗义皇帝……他生前做不成皇帝,死后倒终于如愿了。

苏茉尔:昨晚哪,皇上还差小唐来问我,究竟皇太后的意思是怎么样。看来,皇上不愿意违背您的心意。

大玉儿感叹道:其实,我要他亲裁,倒不是客气。而是……这些身后虚名,死了的人,还在乎什么呢!

苏茉尔不屑地:攀着十四爷发达的那些人,可在乎了!

大玉儿:哼,这些人,太心急了!只怕呀……求荣反辱。

苏茉尔问道:会吗?

大玉儿微微苦笑:你可知道,派了谁总理治丧大事?

苏茉尔点头道:知道啊!英亲王去大同善后了,派的是郑亲王……她突然恍然大悟地叫道:唉呀!郑亲王跟十四爷……夙怨很深啊!

大玉儿的眼神空洞而悲哀,她悲叹道:我有预感。接下来,还有一场雷滚九天的大风波!

本文地址 : http://www.yireaders.com/sucai/mingren/43805.html
  • 上一篇:华人实业家李光前
  • 下一篇:董其昌自励
  • 全站友链